浸月

杂食?

压抑。

无限的压抑。

*第一次写加松
*准确的说是第一次写同人
*灵感源于网上很火的写手挑战
*以“那场雨持续了一整晚,彻夜未停”为结尾写一篇甜文
*话说上面引号内那句话是不是个病句↑
*人物严重ooc
*私设加贺38岁 松宫26岁
*相信我 我真的是想写个短篇小甜饼
*但不知道怎么突然就写了那么多_(:_」∠)_

请食用。

   

    深夜。
    加贺恭一郎翻完了最后剩余的资料,一直在纸上摩挲的手指因为长时间的疲惫而难以动弹, 他自嘲的笑了笑,很自然的承认了自己已经不再年轻的事实,虽然他还没到40岁。
    雨已经下了很久了。虽说并不是大雨滂沱,但也却是淅淅沥沥般、一下一下的敲打着窗户,水滴顺着玻璃缓缓的淌,模糊了外面看似平静的如一潭死水的夜景。今晚的东京显得尤为寂静,没有了汽车的喧嚣和不时出现的人们争吵的纷扰,甚至于明明处在深秋,在夜里也没有一丝呼呼的风声。窗户上因下雨留下的一道道的水迹就像屋里人的心,一样显得颇不平静。
    “滴滴。”是短信。
    瘫在沙发上的人儿懒散的伸手拿过手机,斜眼扫了一下,发现署名“松宫”二字后,他的心不知为什么,比起刚才,突然的就平静下来了。    
    “你在家吗?”
    加贺想了想,回道。
    “在家”
    “有个案子想和你讨论一下”也就几秒钟的功夫,短信接着回过来了。
    “好”
    雨下的好像有些大了。
   
    于是加贺起身,把资料连同电脑一并收起来,再整理整理沙发上的褶皱,烧好茶水,拿出从甘酒横丁上的咸甜味家买来的甜仙贝,准备迎接自己表弟的到来。
    “叮咚。”   人来了。     
    “这么快。”加贺一边感慨着,一边给松宫开门。
    “恭哥。”松宫苦笑着。
    加贺急忙把松宫拉进来,心想这傻小子看雨下这么大就不要来了啊,“你没看到外面下这么大的雨吗。”
    松宫挤出来一个微笑,“我出门的时候还下着小雨呢,我也不知道会突然下这么大啊。”
    “恭哥。”松宫突然喊道。
    加贺正忙着给松宫烧洗澡水,头也没回的应道,“你先把身上的湿衣服脱了吧,扔到你旁边的那个竹筐里就行,再等一会儿你就可以来洗澡了。”
    松宫垂下眼,默默把身上已然湿透的西装脱下来放进竹筐里,紧接着,他环视了一圈加贺的家,虽是独身一人,平时工作也很繁忙,但家里确实是被主人打理的井井有条,屋内所有的家具摆设也都非常简约,以黑白两色为主。
    这是松宫第二次来加贺家了。上一次来是因为母亲非要拉着自己来玩,说什么要好好和表哥相处,还说要多加照顾一下他,这下看来,又是他来照顾自己了。
    想到这里,松宫总要自我嘲笑一下,以前还总埋怨他对自己家人没有人情味,对外人倒是很热情,后来在一起共事了几次之后,才明白他这样做的缘故。舅舅去世了之后,松宫真正得以依靠的人,随着时间的流逝,渐渐变成了加贺。
   
    雨好像小一些了。
    窗户上的水帘消失了,又变成之前那样,散开的雨滴依附在玻璃上。
    “水热好了,你快去吧。”加贺冲着松宫喊道。
    松宫抬头看着加贺,“噢,来了。”
    “对了恭哥,资料我放到桌子上了,你现在可以看看。”松宫嘱咐道。
    加贺漫不经心的瞥了一眼桌子上的东西,摆摆手表示知道了。
    他给自己泡了杯咖啡,走到桌子旁拿起案子,顺势坐到了桌子旁边。
    “这家伙,又给我带来什么棘手的案子了...”加贺一边嘀咕着一边拆开信封。
    信封内只有一张纸,似乎还是一张白纸。
    加贺喝了口咖啡,心里感觉着实奇怪,他把信封中的那张白纸拿了出来,纸上用黑笔写了一行很小的字,特别小,所以加贺以为是白纸也很正常。
    “我好像喜欢你。”上面赫然写着。
    “啪。”一道闪电随着声惊雷一同划破天际。
   
     雨又下大了。
     加贺轻轻把纸放到桌上,他一口把咖啡喝完,口腔内的苦涩似乎还是抵不过内心的苦楚。
    他想过这个场景了。早在某个时刻,他从松宫看自己的眼神中,发现了痛苦,纠结,以及无法遮掩的,面对心上人时自然流露出的喜欢。
    可他那个时候又安慰自己,可能是松宫看到自己时又想起了去世的父亲,所以才会如此痛苦,所谓喜欢之情,不过是尊敬罢了。
    现如今,木已成舟,加贺再也没法欺骗自己了。
    到了不惑之年,加贺对待爱情也早已不想当是年轻的时候,喜欢就要告诉对方,譬如当时对沙都子。如今他已经自己独身惯了,这些个东西他也不再去在意了,毕竟身为刑警,工作也很繁重,久而久之,他甚至有过单身一辈子的想法。
    直到松宫的出现。
    初见时,松宫才是一个高一学生,带着少年特有的青涩,而此时的加贺已经成为了小有名气的刑警。克子姑姑让他喊加贺哥哥时,他却扭着脖子不肯出声,眼睛里似乎还带着敌视。
    加贺笑了笑,“没事,反正我也不在意。”
    “对,你什么都不在意。”松宫转过头瞪着加贺。
    少年清澈的眼眸,里面似乎装着万丈星辰。
    加贺摇了摇头,自己对松宫,真的做不到什么。
    更不用说,向他承认自己的爱意。
    “或许,我应该去找登纪子聊聊了。”加贺很认真的想。
    “啪嗒。”浴室的门开了。
    加贺起身给松宫倒了杯茶,“洗好了,来喝杯茶吧。是小林给我的,说是上好的茶叶,他知道我懂茶道,所以就带给了我一些。”
     “恭哥。”
    加贺有些慌了,“怎么了,支支吾吾的干什么,快过来喝茶啊。”
    “你看到了吧。”
    “有没有觉得我是个很奇怪的人?”
    “我...”“别说了。”加贺打断他。
    松宫咂了咂嘴,似乎觉得有些委屈。
    “对不起。”他听到加贺说。
     不,他不要听到对不起。
    “不要对我道歉。”
    加贺朝着松宫走去,他听见自己的心跳在慢慢加快。
    “你不应该喜欢我,我们是表兄弟。”加贺说。
    松宫最不愿意听到的一句话,他还是说了。
    “你以为我愿意喜欢你吗。”松宫抬头看着加贺。
    眼神还是那么坚定,一如多年前的初见。
    “喜欢这种情感,突然就来了,我也想过要阻止,但很不幸的是,它早就已经生根发芽了。”
    “感情这种东西,要是凭自己果断就能轻易放弃的话,那就不会有那么多人受情伤了。明明深深喜欢着却也能说断就断,呵,怎么可能。”
    “我一直认为自己只能把你当哥哥,还一直和舅舅积极的把你介绍给金森小姐,希望独身多年的你最终能够有一个照顾你一辈子的人,可是我每次让你和金森小姐约会的时候,我的心就止不住的疼,后来我明白了,我果然是犯了一个大错误,我喜欢上了最不应该喜欢的人。”
    “我欺骗不了自己,只好来告诉你。我知道这很自私,这会让你不舒服,但是你曾经帮了我这么多,这个问题,或许也能帮我解决。”
     “你觉得我有病也好,无可救药也好,我只是想告诉你而已。你就算因此永远都不再理我,要记恨我一辈子,那我也不后悔。”
   松宫一口气说完了这些话,感觉心里是无比的畅快。
    加贺看着他,眼中满是凄凉。
    他不想承认,他不想伤害他,更不想,耽误了他的后半生。
    加贺这个人就是这样,总是为别人着想,却未曾想过自己。
   “修平。”加贺喊他。
   “我这种人,不值得你这样掏心掏肺的。”
   松宫抬头对上加贺的眼神,先前的窃喜与畅快,一瞬间又被眼前人的一席话而堵到喘不过气来。
    “这不是值得不值得的问题,而是...”  
    “修平。”加贺打断他,“听我说,你现在还小,可能不懂得什么是喜欢。你还是先回去吧,好好睡一觉,明天不是还要起早回局里吗,有什么事以后再说。”
    松宫摇头,“我不要回去。”
    “你这样模棱两可的回答,倒还不如直接告诉我你恶心我。”
    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消失殆尽。
  
    雨还在下着。
    街上的行人几乎没有了,时针走啊走,指到了“2”上。
    屋内的两人,像是在对峙,但又夹杂着些许暧昧的味道。
    “修平,你总是会让我心神不安。”加贺看着松宫。
    松宫突然陷入了一个很温暖的拥抱。
    加贺感觉到了对方的僵硬,“别怕,也别胡思乱想。”
    松宫闭上眼镜,支吾着回应他,“唔。”
    “我也喜欢你。”加贺说。
    松宫一下子挣脱了加贺的束缚,“你说什么?”
    “没听到算了。”加贺转身走向客厅。
    “啊,仙贝还没吃。”加贺惊讶道,并随手拿起来一个,撕开包装,扔给松宫,“接着。”
    松宫接过仙贝,他的大脑还在飞速运转,思考着刚才加贺的话。
    原来...我不是单恋吗。
    “恭哥,你说的都是真的吗。”松宫开口道。
    加贺没有说话。
    松宫苦笑了一下,“果然...又是在耍骗小孩子的把戏啊。”
    “我有骗过你吗。”不知什么时候,加贺已经站在了松宫前面。
    “我们这样,你有想过姑姑怎么办吗。”
    “告诉她实情?还是,永远隐瞒。”加贺问。
    松宫看着加贺,“这个以后再说。”
    “现在最重要的是,你的想法。”
    “我的想法...”加贺挠挠头,“说了啊,喜欢吧。”
    松宫的眼神突然变得柔和,“恭哥...”
    “以后要矜持一些,大半夜来找人表白,挺奇怪的。”加贺说。
     松宫突然红了脸。
     好在灯光比较暗,看不清。
     “行了,吃点儿仙贝就睡觉去吧,明早还得工作。”加贺说道。
     松宫咬了一口仙贝,甜甜的很符合此时他心中的感觉。
     “我要睡恭哥的房间。”小脾气突然就来了。
     加贺看了看他,“那好,我睡沙发。”
     “噢。”松宫失望的走进房间,关上房门。
     加贺看着他的背影,不由得笑出声。

    绵绵细雨。
    就像屋内人儿的心一般。
    有种甜甜的爱意。

    那场雨持续了一整晚,彻夜未停。

   
后记
很怂的人不敢打tag( ・᷄・᷅ )

大概是小清新?
作业用bgm

最近常听的一首歌。

想写那种无厘头的东西
就是连自己都看不懂的那种(๑╹∀╹๑)